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普定 » 普定人物

袁晓岑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阅览:次  

袁晓岑,擅雕塑。美协云南分会。1938年入云南大学文史系攻中国画、雕塑及诗文。1953年调云南省文联任创作研究部副主任 。1959年任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主任,1963年任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系主任、教授 。1978年回云南艺术学院任副院长,教授 。现为云南画院名誉院长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美协云南分会主席,中国文联委员 。雕塑作品《母女学文化》入选第二届全国美展及社会主义国家造型艺术展览;《版纳林泉》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均为中国美术馆收藏。雕塑《金沙水暖》曾入选建军、建党展览,并铸成四米高铜像,建立在长江第一湾。花鸟作品《森林孔雀》入选近代世界美术展览,为日本福冈美术馆收藏。出版专集有:《袁晓岑画辑》、《袁晓岑雕塑选集》、《现代中国花鸟画家袁晓岑作品展》(日本版),《荣宝斋画谱》、《袁晓岑国画雕塑选集》、《袁晓岑画孔雀》及入选《当代中国画》、《当代中国花鸟画》、《中国现代美术全集》花鸟卷、《中国现代美术全集》雕塑卷、《新中国美术50年》等大型画册数十种。 其子袁熙坤,1944年6月出生于云南昆明,北京金台艺术馆馆长,著名画家、雕塑家,第八届、九届、十届全国政协委员、文化部美术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中国收藏家协会副会长兼鉴定中心主任、中国雕塑学会顾问、中国建设文化艺术协会环境艺术专业委员会总顾问、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客座教授。2005年当选2008奥运景观雕塑方案征集大赛组委会主任。

个人简介

编辑

袁晓岑,擅雕塑。美协云南分会。1938年入云南大学文史系攻中国画、雕塑及诗文。1953年调云南

袁晓岑作品袁晓岑作品

省文联任创作研究部副主任 。1959年任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主任,1963年任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系主任、教授 。1978年回云南艺术学院任副院长,教授 。现为云南画院名誉院长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美协云南分会主席,中国文联委员 。雕塑作品《母女学文化》入选第二届全国美展及社会主义国家造型艺术展览;《版纳林泉》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均为中国美术馆收藏。雕塑《金沙水暖》曾入选建军、建党展览,并铸成四米高铜像,建立在长江第一湾。花鸟作品《森林孔雀》入选近代世界美术展览,为日本福冈美术馆收藏。出版专集有:《袁晓岑画辑》、《袁晓岑雕塑选集》、《现代中国花鸟画家袁晓岑作品展》(日本版),《荣宝斋画谱》、《袁晓岑国画雕塑选集》、《袁晓岑画孔雀》及入选《当代中国画》、《当代中国花鸟画》、《中国现代美术全集》花鸟卷、《中国现代美术全集》雕塑卷、《新中国美术50年》等大型画册数十种。 其子袁熙坤,1944年6月出生于云南昆明,北京金台艺术馆馆长,著名画家、雕塑家,第八届、九届、十届全国政协委员、文化部美术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中国收藏家协会副会长兼鉴定中心主任、中国雕塑学会顾问、中国建设文化艺术协会环境艺术专业委员会总顾问、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客座教授。2005年当选2008奥运景观雕塑方案征集大赛组委会主任。

人物生平

编辑

袁晓岑先生1915年6月28日出生于贵州省普定县一个偏僻的独家村,1924年至1929年在普定沙家马场小学就读。1930年至1937年在贵州省立师范学校、云南省立昆华中学学习。1938年至1942年在云南大学学习。1943年至1947年,举办个人画展,闭门潜心作画,期间与熊秉明刘文清邵芳孙福熙等成立谷风画社,结识徐悲鸿先 生,观摩聆教,受益颇多。1948年至1952年,任教于昆明师范艺术科、昆华中学、昆一中,雕塑《丰收》、《母女学文化》发表于《美术》、《人民文 学》。从1953年开始,对孔雀写意画法的探究付诸实践,最终形成写意孔雀画法,达到独树一帜。1953年至1958年先后任云南文联创作研究部主任、云 南省文化局美工室副主任,参加云南文联美协筹委会工作及北京十大建筑民族音乐厅的雕塑工作。雕塑《分到羊了》发表于《人民文学》,雕塑《母女学文化》参加在前苏联举办的“社会主义国家造型艺术展览”。1960年至1966年先后任中国美协云南分会主席、昆明师范学院艺 术系系主任。为北京人民大会堂作大幅国画《森林孔雀》,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袁晓岑个人雕塑作品展览”,此展使先生成了建国后第一个举办个展的雕塑家, 引起了文艺界对云南的关注。1966年至1976年,受“文革”十年浩劫冲击,遭受不公正待遇,便托病在家集中精力创作。1973年应邀为北京饭店作画, 后被打成“黑画家”,回昆明遭到批判。1977年至1986年,任昆明师范学院艺术系教授、云南艺术学院副院长、当选中国文联委员,64岁时加入中国共产党。1977年被文化部推荐,为外交部驻外各大使馆作画,1980年应中国画研究院邀请作画。1982年惨遭冤案,闲居家中,进行蜡画探索,创作作品50余幅,中央电视台拍摄了纪录片《袁晓岑的蜡画艺术》,被称之为是一新画种。1983年《鹤舞图》被中央领导作为礼品赠送日本前首相铃木善幸。1984年应北京人民大会堂邀请作画《白鹤》,同时作品《孔雀》被人民大会堂收 藏。1986年北京荣宝斋与日本西武财团在东京合办“中国现代花鸟画家袁晓岑作品展”,并出版画册。1986年12月光荣退休。1987年至今,正如先生 在《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袁晓岑》自序中写道的“古人云,七十而从心所欲。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予将集中精力向无尽头之艺术道路继续前进。”20多年 来,先后为人民大会堂作巨幅画《瑞鸟图》,为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作巨幅画《春天大地》,为荣宝斋出版画谱作画,为'99中国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创作雕塑《孔雀》。编撰出版《荣宝斋画谱?花鸟部分》、《袁晓岑国画雕塑集》、《袁晓岑画孔雀》、《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袁晓岑卷》等。先生的一生,在画花鸟的同时,以国家民族经历的重大事件为题材,创作了许多雕塑作品,如:《战地黄花分外香》、《拍案而起》、《金沙水暖》、《伯乐相马》、《驼峰情》等等,表达了他作为一个艺术家对社会的责任感。

先生一生,对艺术执着追求,笔耕不辍,创作颇丰,作品先后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型展览,发表于多种画册、刊物,受到不少溢美之词,一一列举,实难详述。对先生一生艺术的追求,范曾先生在为袁晓岑的画册所作的序言中写道“先生之艺术生涯,备极苦辛,少年自学,以裱画店中名家作品及《芥子园画传》为范本,博学强记,饥不择食。1935年私塾岭南大师高剑父高奇峰,画风一变。40年代初,幸逢徐悲鸿先生,深得青睐,自兹以还,进一步师法自然,学贯中西,画风又一变。解放后深入生活,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加以笔墨锤炼,炉火纯青,先生始名播天下,蔚为一代大师。”

先生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功,成为蜚声艺坛的大师,他感谢生他养他的大地,感谢磨练他的生活,感谢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正由于这样,在先生的艺术追求中,把雕塑与绘画、诗情与画意作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在创作中体现。

先生的人生是艺术的人生,尽管它充满了普通人的酸甜苦辣。是他一生孜孜不倦地追求使他获得了长久的艺术生命。

其他相关

编辑

袁晓岑:当代中国花鸟画的铺路者

一部近现代中国绘画史就是一条艺术探索之路,齐白石徐悲鸿张大千傅抱石就是如雷贯耳的铺路者。著名美术评论家鲁慕迅1995年在《中国当代著名花鸟画作品展》画集代序中总结道:以齐白石、林风眠潘天寿同期或稍后活动于中国花鸟画坛的还有郭味蕖李苦禅朱屺瞻吴作人王雪涛田世光、袁晓岑、郑乃珖等名家,代表着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及以后中国花鸟画的不同画风和画派,他们也是当代中国花鸟画的铺路者。

人民美术出版社为彰显我国近现代绘画艺术成就,为海内外这些绘画大师陆续出版专集。当代写意孔雀画创始人、当代中国花鸟画铺路者袁晓岑专集《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袁晓岑》也问世了。

最初那一掬土取自故乡

关于故乡那个偏僻的独家村,年届90的袁先生这样深情描述:

“予1915年生于贵州普定县半耕半读之家,家有房屋数间,薄田数丘,自耕自食,但山林广阔,环境幽深,其时山花野卉四时不绝,飞禽走兽出没其间,喜鹊、画眉时到檐边篱下,山鸡

袁晓岑参加艺术交流现场画作袁晓岑参加艺术交流现场画作

野猪不时亦可捕到,景色优美,得天独厚。白日听坠石之声,便见岩羊于山顶格斗;夜间见有犬夺门而入,便听到豹子在林间吼叫,住家周围地名有蟒 蛇洞、老熊洞、老虎咬牛、豹槛丫口,顾名思义,其神奇当可知也。家中又养着牛、马,予时用木炭画飞禽走兽,用粘土捏小牛、小马,自得其乐,宛如童话世 界。”

9岁入沙家马场小学的袁晓岑,一边学习,一边帮父亲放牛放马,还一边为同学画窗心纸,逢年过节将自己的绘画作品送给老师和同学。校长特别钟爱这个天资聪慧的学生。

1930年,袁晓岑在贵阳省立师范学校接受正规教育之余,因了崇拜当时活跃于贵阳画坛的名画家景小楠,跨出校门,结识了“选文斋”裱画店的老板梁选文。利用这个机会,他反复临摹景小楠先生的作品,画技如黔灵山上的春笋节节升高。在此基础上,他研读了许多美术理论书籍,潜入中国画的渊源脉络。这种研习痴迷到用省下的伙食钱,换来一本本《芥子园画谱》时,饥肠辘辘的他竟兴奋得如获至宝。他从此师法南齐谢赫的“六法”理论,由传统工笔走墨,苦练中国画笔墨功,为后来的写意花鸟画打下了坚实的技法基础。其间,偶有卖画收入,便于假日与梁选文结伴而行,足迹遍及贵阳的灵山秀水、古寺名刹。至今他还记得黄果树瀑布观瀑亭那副楹联:“白水如棉不用弓弹花自散,红岩似火何须薪助焰自高。”名匾、名联、名碑词滋润了他古典文学的素养。

云南的红土地给了他另一掬土

1935年,20岁的袁晓岑只身来昆明,考取了国立云南大学,却因入学条件过严,尚无高中文凭的袁晓岑毅然插班昆华中学。因为他深知“才如湖海文始状,腹有读书气自华”,绘画要成大器,必须深厚自己的文学、史学、哲学、美学素养。

在一个名叫黄禅侠的画店店主那里,他认识了由高剑父高奇峰兄弟和陈树人等20世纪革新中国画的先驱所创立的岭南画派。当抗日烽火烧遍大江南北,北大、清华等大学纷纷南迁至昆明,大批名人志士云集春城时,袁晓岑获得高中文凭,再度考入国立云南大学文史系。云南大学汇集的一批著名学者教授,以自己广博的知识和先进的思想引导着袁晓岑。

袁晓岑在学习岭南派画风和中国传统的“六法”中的“气韵生动”上身体力行。在画作中注重表现形神、表现灵性,使自己的画艺得以突飞猛进,所以1938年首次在昆明举办个人画展,便赢得书画界前辈及社会名流的称赞,百余件作品销售一空。这次成功不仅使23岁的袁晓岑享誉云南画坛,也坚定了他师承并光大岭南画派的决心。

大师为他添一掬土

1941年,海外漫游归来的徐悲鸿先 生来到云南大学映秋院,爱才如子的熊庆来校长将袁晓岑引荐给大师。年长袁晓岑20岁的大师指着他的水墨画马幽默地说:“你画的是中国马,我画的是西洋 马。”大师给他许多速写,要求他多画速写,注意实物写生,把握轮廓线条与光影关系,画出马的雕塑感。大师的谆谆教导,使年轻的袁晓岑受益匪浅,决心像大师 一样特立独行,辟一代画风。之后,他创作的每一幅作品,大师都亲自点评,并在点评中介绍了罗丹、巴里、蓬蓬、鲁德等法国著名艺术家的雕塑作品。在大师加深他对岭南画派的理解中,他亦加重研习法国雕塑作品,反复揣摩中西雕塑艺术的异同,为他日后的雕塑创作夯下了坚实基础。

抗战8年,袁晓岑在昆明以卖画为生,一边求学,一边进行绘画和雕塑创作,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历史给了他一片沃土

1949年10月,新中国诞生了,袁晓岑也迎来了一个艺术创作的春天。1951年,袁晓岑创作的国画《孔雀》和《小鸭》在全国第一届画展获得好评。1954年,他的雕塑《母女学文化》、《牧羊女》、《庆丰收》入选第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各大报刊相继发表评论。1959年,《母女学文化》入选前苏联主办的《社会主义国家造型艺术展》;期间,他与中央美院一批著名雕塑家合作完成了北京民族文化宫的民族团结大型浮雕。1964年,著名美学家、美术评论家王朝闻盛赞袁晓岑的雕塑,并推荐给中国美术家协会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袁晓岑个人雕塑展,几十件极富个人风格和民族地域特色的作品,引起了艺术界的广泛关注,《光明日报》等大报交口赞誉这位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举办个人作品展的雕塑家。

“十年浩劫”中,视艺术为生命的袁晓岑,以惊人的毅力投入花鸟画创作。其写意孔雀独树一帜,确立了写意孔雀画的代表地位。1973年经周恩来总理倡议,中国画研究院调集黄永玉国画家为北京饭店作画,袁晓岑名列其中。

在改革开放的春天,袁晓岑的100余件国画、雕塑精品相继问世。1993年《袁晓岑国画雕塑集》出版时,回顾接触岭南画派以来的半个多世纪,包括以较多精力投入雕塑的20年,他终于在70年代走出了岭南画派,形成了独特画风,在中国画坛自成一家。特别是雕塑绘画的并举和相得益彰,大有裨益于绘画的结构准确、造型优美、高度凝炼;写意孔雀的成功正是得益于坚实的雕塑基础。所以王朝闻先生为他题辞:“画家、雕塑家袁晓岑的作品,不只创造性地体现了两种艺术形式的差别与联系,更可贵的是诗意与民族性与地域性的统一。”由陈毅元帅倡导、荣宝斋出版的《荣宝斋画谱》第42册袁晓岑专辑,至今已印刷5次。2003年驰名中外的天津杨柳青画社的《中国近现代名家精品》丛书亦为袁晓岑出版了花鸟画专辑。

已作品等身的大家袁晓岑自己,仍始终以“此时,此地,我心”为创作原则。此时,乃时代精神;此地,乃地域特色;我心,乃真情实感。

添土铺路:一锹一锹又一锹

正如人们说“虾”就想起齐白石,说“马”就想起徐悲鸿,而一说到“孔雀”和“仙鹤”就想起袁晓岑。对“孔雀”和“仙鹤”情有独钟的袁晓岑,将孔雀和仙鹤的美描绘得淋漓尽致、仪态万千,以至其写意孔雀成为中国画坛一绝,所以湖南人民美术出版社将画册《袁晓岑画孔雀》,与《齐白石画虾》、《李可染画牛》、《李苦禅画鹰》、《关山月画梅》并列出版。

袁晓岑认为人与自然、与动物的和谐,是画好孔雀的前提。早在1953年袁 晓岑就随边疆工作队,“与傣族老乡同吃、同住、同劳动。清晨与傣族农民入山寻猪草,见孔雀成群出没于林际草坪,金瓴翠羽闪烁于薄雾晨纱,使我如置身仙境, 领略了大自然里的孔雀的清新、野逸、幽雅、出尘,远非配以牡丹、桃花、杏花等庭园孔雀可以比拟。且自然环境中的形象具有矫健、潇洒、自然之美,所处环境的 简洁又非工笔所能奏效,使予在意境处理及表现形式上受大启发。”

历经半个世纪不倦追求的袁晓岑总结说:“在西方艺术写实基础上把中国艺术的‘意想’加上去,将美强化、突出、夸张;将美中不足之处减弱”。

美术不是丑术,他追求以美烘托神韵的美学观,所以他夸张了的孔雀美才成为当代画坛的一绝。1988年,他应邀为人民大会堂创作的5米长、3米高的《瑞鸟图》,集中展示了他写意孔雀画的艺术天才。

袁晓岑笔下的仙鹤亦为一绝,并成为国家领导人出访的国礼。经过对鹤的长期 观察,他对鹤的形体的秀逸、仪态的傲岸了如指掌,一弃前人程式化描绘和狭窄意境传达,以写意写实结合表现“芦塘之闲适,沼泽之争逐,雪源之起舞,九皋之和 鸣,自有一种苍茫辽阔野逸出尘之感。”“在写意中注意体感和动感,在环境构图中重意境,仙鹤本身就丰富了。”1993年完成的《百鹤图》长卷中,他为突出主题,在无背景处理中展现100只鹤的觅食、悠闲梳羽、相依为伴、嬉戏追逐、行颈长鸣、展翅冲霄……构图恢宏,自然连贯,节奏鲜明,如长江大河奔腾澎湃。

袁晓岑自幼爱马成癖。他笔下的马之所以不同于他人,也得益于雕塑。“我的马在造型上以中国马为基调,综合伊犁马蒙古马阿拉伯马、英纯种马的美,在对美的强化中弱化不美,以东方重精神的审美,抓住阿拉伯马和中国伊犁马的灵性和精灵”。结构的处理也由单一的线条而与雕塑的线面结合,形成独特风格,所以《群马图》入选2003年全国画院双年展。

艺术还要有厚实的文化学养。中国文学学养深厚的袁晓岑,追求诗意中蕴藏韵 味的东方审美精神。《举杯邀月》、《伯乐相马》等古人物雕塑及反映少数民族风情的《牧归》、《纳西人家》等作品,都是于情景交融中别具一格地再现人物的精 神风貌,抒发内心的真实情感。《母女学文化》、《祖国颂》、《金沙水暖》、《茶马古道》等重大题材作品,坚持提炼生活中的真实形象,通过自然含蓄的表达,生发强烈的艺术震撼力。1999年,袁晓岑为昆明世博园创作的青铜雕塑《孔雀》,构图、造型都别具匠心。2001年,86岁的袁晓岑以昆明金马碧鸡传说为题材,由孙冉翁“长联”获灵感,倾心创作了青铜雕塑《金碧腾辉》,立于昆明东风广场,作品构思巧妙,气势轩昂,再次展示了袁晓岑雕塑艺术的魅力。他创作的雕塑《纳西人家》和《茶马古道系列》,也将立于古城丽江。

第二故乡的近70个春秋滋养了一个大师的艺术精灵,而《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袁晓岑》卷的出版正是大师对这片土地的深情回报。

袁先生已于2008年6月9日晚在昆明去世。享年93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